當前位置:首頁 > 專區 > 今日推薦 > 2019

誰毀了“打工皇帝”的幸福家庭

發布日期:2019年11月22日   文章來源:中國反邪教網   作者:
[打印本頁]【字體大。

  有時他能感到身體中有熱流循環,有時依稀可以看見空中的仙女和臺面上的光環,甚至有一次還模糊看到了師父的“法身”,感覺到師父幫他把修好的部分隔開……天國世界里樹是金的,鳥是金的,一切都是金的,人間這一切算什么!

  楊西,男,1968年11月出生,珠海市灣仔人,中富工業集團公司(上市公司)旗下某廠原廠長助理。楊西一家,包括母親蘇月明、妻子劉紅燕、女兒楊紫都是“法輪功”練習者。15年來,他們把自己的青春和金錢都用在了練功、學法、講“真相”上,收獲的卻是一家人養成邪教思維,沒有工作、錢財散盡、疾病纏身、心理扭曲的惡果。一個原本幸福的家庭就這樣被“法輪功”毀掉了。

  初遇“大法”

  1997年國慶節剛過的一天清晨,珠海市香洲區灣仔的街道上,商鋪前的國旗迎風飄揚,不知哪里播放著歌曲《春天的故事》,商戶們忙碌的臉龐上洋溢著愉悅的笑容。

  楊西走在回家的路上,又是一個半夜被工廠緊急叫回去處理疑難技術問題的不眠之夜,但他疲憊中帶著興奮,回想著廠長寄予厚望的殷殷囑咐,如無意外,擔任廠長助理兩年后他就能升任副廠長了。

  楊西是灣仔中富工業集團公司旗下某廠的傳奇人物,創造了多個第一,是旁人眼中的“打工皇帝”。他是地道的珠海灣仔人,1986年初中畢業后進入工廠工作,憑著過硬的技術和務實的工作作風,成為廠里第一批被選派到德國學習裝機技術的工人,回國后他不分晝夜地鉆研,把原來8%的原料損耗率降為不到4%,每年光是在原料上就為公司節省成本數百萬元,總公司的董事長還為此親自接見了他。技術和勤奮克服了學歷的不足,楊西在10來年的時間里,從普通的技術工人到班長再到技術主管再升任現在的廠長助理,他已經數不清有過多少個這樣徹夜工作的日子了。

  轉過熟悉的街角,就是住著多位名人的鴻景花園。楊西在其中擁有兩套商品房,不過他仍然跟母親和哥哥一家住在自建的老房子里。在認識他的人眼中,楊西高大英俊,年輕有為,前途無量,街坊鄰里有時候教育下一代都會拿他的奮斗史作為榜樣。昨天聽廠長的意思,好像有意介紹親戚的女兒給他。說實話,他雖然快29歲了,但這些年忙于工作,根本沒時間多想男女之事,心想著只要是善良、能孝順母親的就好。

  想起母親,楊西不由得加快了腳步。前段時間母親不慎摔傷了腳,做服裝生意的哥嫂根本騰不出身來照顧,每天都是他幫母親清洗傷處、重新上藥的。這些天好轉后,母親每天都會到公園去,神神秘秘的,不知道在忙些什么,不過看她的樣子倒是挺開心的。

  走進家門,楊西感覺有點奇怪,往常這個時候,母親早就迎上前,開始張羅吃喝了。他環顧一周,才發現母親正坐在客廳里認真地看著書,連他進門都沒發現。

  蘇月明終于發現楊西回家了,忙舉著手中的書對他說:“小西啊,你快來看看這本書,這是前段時間你趙姨來看我的時候帶過來的,她說練了這個“法輪功”,李洪志師父就會保佑我們不生病、不出偏的,比你教我練的香功還要好,不但能祛病健身,還能修‘真善忍’做好人,福報全家,修得好還能成仙成佛呢!”

  “有這么百求百應的好事?趙姨?是你以前供電公司的同事?”

  “對啊,她做會計,我做出納嘛!跟我同一年退休的。你趙姨說,她練了一個星期,折磨她多年的胃病就好了,李洪志師父說了,人啊,有病不是病,是人生生世世做了壞事積累下來的‘業力’返出來,表現在身體上就是病,吃藥打針不管用,只是把‘業力’壓回去,下一次病得更厲害,只有相信李師父,練“法輪功”,師父用功力幫助‘消業’,病才能好呢!”

  “生病不用吃藥?有點過了吧?這個什么李洪志有這么厲害嗎?”

  “你這個小子懂什么,不要亂講話!”蘇月明左右看了一眼,好像家中還有人能聽到似的。楊西覺得有點好笑,但還是忍住了。

  “書上說了,李師父可厲害了,他有四大功能呢!”

  “四大功能?什么功能?”楊西開始有了點興致,他對特異功能、神異之事比較感興趣,閑時沒事也會練練氣功。

  “李師父有搬運、定物、思維控制、隱身四大功能呢!這本書上還說了他的很多神奇事跡!”

  “哦?這么神奇?”楊西接過書,往封面上一看,《轉法輪》,難道是佛教的書?他對“法輪”是屬于佛教的用語多少還是有點了解。

  “好啦,有時間我會看的,現在先送你到醫院復診吧!

  楊西正想起身,卻被母親拉住了,蘇月明說:“都跟你說了,練功不用看!一進門師父就會把練功人的身體推到無病狀態,看病就是不相信師父,不是修練人他就不管了,會把‘業力’還給我的。這些天我一直跟你趙姨去公園練功呢!附近住的歐伯,他高血壓都練好了呢!”

  楊西皺了皺眉,正想反駁,蘇月明又加了一句:“早幾年遇到“法輪功”就好了,你父親也不會死了。他們說了,癌癥也可以練好的!”說完后,臉上的光彩一下隱去,沉浸在哀傷中。

  楊西欲言又止,想起1993年父親患胰腺癌的那段日子,他們守在病床前不眠不休十多天,父親還是在手術后走了。母親心力交瘁,整日魂不守舍的,直到現在還一見到豬血就會想起父親吐血的情景而嘔吐,甚至聽到菠蘿也會傷心落淚,因為醫生說父親的胰腺已經腫大得像菠蘿一樣。這么多年了,母親總會時不時關心他的身體狀況。他知道母親的擔憂,因為大伯是食道癌去世的,三伯的兒子是消化道癌去世的,他也曾想自己會不會也有消化系統的遺傳疾病。不過處在他現在的位置,有時候免不了喝酒應酬,他也很無奈,生老病死,誰能避免呢?

  當楊西回過神時,發現母親已經出門練功去了;秀敝g,不知是光線的反射還是一夜未眠眼花的緣故,楊西仿佛看到了書本封面上有一片金光。他搖了搖頭,金光消失了,但心里卻有點疑惑,不由得翻開書看了起來。漸漸地,楊西被書中所說的神奇吸引住了,李洪志說法輪大法是“宇宙大法”,是他給人類留下的唯一的上天的梯子,人能通過修練返回天上去!這可能嗎?把它當奇幻小說讀的楊西并沒有發現窗外開始烏云密布,籠罩在這個美麗的海濱城市的上空。

  泥足深陷

  一開始半信半疑的楊西并不太積極,但孝順的他經不起母親的一再要求,因此不時陪同母親一起前去公園參加集體練功。

  這一天,楊西在幾個功友的盛情邀請下去功友家參加了“學法練功交流會”。他們先是一起讀了《轉法輪》上的一些段落,然后幾個功友說自己提高認識后,師父幫助“消業”了。諸如病好了,孩子聽話,夫妻和睦,工作順利,雖然有一些小事不如意,也只是磨練自己等,大家聽后都很受鼓舞。

  當一個女孩提出為什么自己的病沒有好,家里的困難也沒有好轉的疑問時,主持的人馬上糾正她:“你是新學員吧?師父說了,交流會上不要講些亂七八糟的影響大家的話,你要查找自己做得不如法的地方。懷疑師父是思想業,對師父不敬,在另外空間的神看來是要銷毀的生命!”女孩一臉惶恐,諾諾稱是。

  緊接著,一個下崗的中年婦女,先是虔誠地當空一拜,才說:“師父說得沒錯,現在人類道德下滑,地球是宇宙中的垃圾站!感恩師父,把地球爆炸的時間推遲了,師父會安排好一切的,我要抓緊修練,修成到新世界中去,才能躲過世界末日!

  輪到一個戴眼鏡的斯斯文文的男青年時,只見他清了清嗓子,用低沉的聲音報告了自己打坐時看到的神奇景象,最后他昂了昂頭,說:“李師父說了,練功人看到的神奇之事都是另外空間的真實影像,還說修得不錯的有些人,師父不再鎖著,允許他出功能!睏钗餍睦锇蛋瞪裢,問他如何才能提高層次。男青年很快接話:“多看書,學法是關鍵。修在自己,功在師父!”

  自此之后,楊西開始精進看書學法,所有“法輪功”的書他都買來看,不斷用“法”熔煉自己,所遇的一切人、事、物都以“法”為標準去衡量取舍。他頻繁參加“學法交流”會,并漸漸找到了感覺,仿佛皮膚病也好轉了,而且還出現了“開天目”的現象:有時他在練功時能感到身體中熱流循環;有時依稀中可以看見空中的仙女和臺面上的光環,甚至有一次還模糊看到了師父的“法身”,感覺到師父幫他把修好的部分隔開。有一次,他身體不舒服,感覺到家中有惡鬼邪靈騷擾,但一練功后就消失了。最神奇的是,他有幾次夢到自己到壽了,本來應該死于癌癥,但因為是練功人,師父幫他續命了!

  慢慢地,楊西開始相信李洪志就是下世度人的宇宙主佛!他雖然從來沒有見過李洪志,只是看他的書,但內心卻充滿了對師父的感激崇拜之情。他出資到輔導站買了很多“法輪功”的書籍和音像制品,跟母親一起積極地到處“弘法”,很快成為了“法輪功”在灣仔輔導站的骨干。

  在交流會上,楊西常常是“主角”,分享自己的神奇體驗讓他覺得自己的層次在不斷提高,大家的推崇讓他享受著飄飄然的感覺,仿佛“成仙成佛”就在眼前。

  工廠里的工友見到楊西身影的次數少了,最近領導已經找過他幾次,暗示過這個問題,但楊西不以為意,心想人間的名利何必“執著”呢?加緊修練提高層次,“圓滿”到法輪世界去才是頭等重要之事。師父說了,到時他要給人類一個創舉,“圓滿”時讓大家“白日飛升”,不要身體的就在空中虹化掉,要身體的就帶著身體回去。天國世界里樹是金的,鳥是金的,一切都是金的,人間這一切算什么!而且時間很近了,實修兩年。只要想到這些,楊西就感覺到熱血沸騰,恨不得一天24小時都用在學法練功上。

  楊西結婚了,跟租他房子的海南女孩劉紅燕成了家,女兒在1999年出生了。妻子也在中富公司旗下的瓶廠工作,眼睛大大的,樣子端正,只是性格有點倔強任性。不過正如母親所說的,結婚一定要找同是練“法輪功”的人,這樣才能共同提高。當初他向劉紅燕提出結婚就要練功時,她雖然有點猶豫,不過最后還是答應了,F在想想,幸虧妻子是功友,不然一般人看他經!安粍照龢I”地到處“弘法”交流,耽誤工作,早就跟他吵800回,督促他上進了,哪會像現在這樣全力支持他為“大法”做事。

  楊西慶幸自己一家都是“法輪大法”的修練人,經常感覺到自己與眾不同,就像師父所說的,已經不是常人,而是走在神路上的人。楊西邊想邊走出鴻景花園,去年結婚時他們夫妻和母親已經與哥嫂分開住,因為常人的認識太低,經常話不投機鬧不愉快。就像前幾天大哥跟他商量清明節祭祖之事,他明明已經告訴大哥,作為修練人,不能去拜祭祖先,師父說了,因為練功人層次高,祖先是經受不起他的一拜的。大哥卻大發雷霆,罵他忘恩負義,還說他帶著母親妻子練什么亂七八糟的功,練得連父親的遺照都不供奉了,祖先也不認了。楊西心想,大哥哪里懂得,師父說了,生我肉身的父母不是真正的父母,生生世世的父母多得數都數不過來,只有天上生我元神的父母才是真正的父母。不過他沒有把這些話說出來,他們都是不練功的常人,根本不會理解。

  可是楊西不知道的是,他在領導、同事的眼中變了,以前那個熱心上進的有為青年不見了,親切待人的態度慢慢轉變成“修練人”比“常人”高的傲慢,總是喜歡講一些不切實際的怪異之事。

  風起云涌

  這一天,楊西匆忙請了假,趕去參加站長通知的緊急會議,說是有要事商量。會是什么事呢?

  趕到聚會點一看,站長、輔導員、骨干都在,但與平時輕松交流的神態不同,每個人都臉色凝重。楊西趕緊找了個位置坐下來。

  站長李貴民開口了:“4月19日發生在天津教育學院的事,你們都知道吧?事情有新的變化,傳公安抓了不少功友,現在上面有新的要求,找你們來商量一下!

  楊西知道好像是天津教育學院里的一名教授,也是中科院的院士,叫何祚庥的,寫了一篇《我不贊成青少年練氣功》的文章,里面提到他研究所里有個學生,練“法輪功”兩次得精神病的事,發表在?肚嗌倌昕萍疾┯[》上,對“法輪功”產生了一定的負面影響。當地輔導站的人組織了一些人,好像有五六千人,圍聚在教育學院里討說法!到現在,應該有四五天了。

  想到這里,楊西一陣憤怒,想著這些“科痞、文痞”(師父語)真可惡!媒體這幾年不時有報道練“法輪功”有病不吃藥死亡、出偏,甚至自殺、殺人的事,迷惑了一些“不明真相”的人。但師父早就在“經文”里說了,練功人沒有病,出現病的癥狀只是安排弟子吃苦“消業”,他們之所以會病死會出偏,都是因為沒有把自己當作真正的修練人,放不下有病的心,沒有去掉人的“執著”所造成的,放不下有病的心就是常人,常人能不死嗎,而且還有的是看到另外空間的美好景象,不想回來而造成肉身死亡的,甚至更可惡的是有些本來功練得好好的,突然就死了,這些都是來破壞大法的魔干的!而且師父說了,本來就不允許精神病人練功的。

  楊西現在知道對這些問題該如何正確認識了,一開始他知道珠海有功友死于肺癌時心里還犯過嘀咕,交流時還問過為什么練功還會病死,宣傳單上不都說只要念“法輪大法好”,癌癥都能好嗎?被大家狠批了一頓,說他懷疑師父,是思想業,要排除。李貴民就是因為認識得很正,所以才當上站長的。李貴民是他的發小,也是灣仔人,還是中文系本科畢業的才子,是公職人員,算是少有的幾個令楊西佩服的人了。

  “上面來通知了,說是希望各地組織一些人上北京中南海去,向中央講清‘真相’,反映情況,營救被抓的功友!睏钗鞯乃悸繁徽鹃L的話拉了回來。

  “而且,上面強調說了,去的時候有人問起,就說是自己想去為大法說句公道話,不能跟人說是我們通知的,明白嗎?”李貴民緊接著又補充了一句,“你們回去后要把能發動的人都發動了,要把這事提高到認識大法的高度去做!

  楊西心里一陣猶豫,回到家跟母親、妻子說了后,她們也猶豫了,孩子還小,離不開人照顧。最后商量來商量去,還是覺得練功人不要管那么多事,這也是師父說過的,但還是盡量動員其他人去。

  電閃雷鳴

  1999年7月22日,楊西沮喪地走在回家的路上。今天國家正式把“法輪功”取締了!公安部發出了六條禁令,禁止公民練“法輪功”,還發出了對李洪志的通緝令,真是豈有此理!電視里滾動播放說4月25日“法輪功”同修到中南海靜坐示威是違法行為;說截至被取締前,“法輪功”組織就已經組織了大大小小300多起圍攻電視臺、報社、政府機關的事件;還列出了這些年有病不吃藥致死、致殘、自殺、殺人的案例,有1600多人的名單;說“法輪功”組織與國外政治勢力勾結在一起,有險惡的政治圖謀。

  楊西想不明白,“法輪功”明明是教人“真善忍”“做好人”,祛病健身,修練“圓滿”上蒼穹的功法,師父1996年就說過不能做違法的事,不參與政治,怎么就變成邪教組織了呢?怎么會有政治目的呢?雖然有一些電視上說的那些事,但那只不過是中央不了解情況,不知道病死的那些人是沒有按照師父的要求做才這樣的,是個人悟性的問題,練功人圍攻媒體、政府機關也只是想講清“真相”而已。

  廠長今天也找他談話了,說現在修練“法輪功”是違法的,提醒他要劃清界線,以免影響前途。還斥責他的反駁是顛倒糊涂,反問他一個做好人、鍛練身體的團體會這樣置國法于不顧、不斷擾亂社會秩序,會有那么多人非正常死亡和出偏嗎?還說李洪志不負責任,又說他主宰安排一切,但病好的都是他所賜,死了出偏了卻都是練功人自己的問題。最后還語重心長地告誡他,轉任副廠長后按規定可以分配到公司的原始股,以后就可以參與分紅了,提醒他要謹言慎行。楊西當時愣住了,氣恨廠長對李洪志的不敬,但也知道他是好心為他著想,就要滿兩年了,自己奮斗了十多年的目標很快就可以實現了。但放棄“法輪功”?絕不可能!楊西內心一陣煩躁,連鄰居跟他打招呼的聲音都沒有聽到,徑直進了家門。

  雖然經歷了好幾個月的內心糾結,但楊西最終還是未能把認識調整過來,F在他一家人都非常后悔當初沒有上北京護法,錯失了“最后一次圓滿的機會”。原來上京是考驗,能“頂住壓力走出來的弟子是偉大的”,自己卻是師父“經文”所罵的“畢業考試都還不動,還說什么在家實修,都是邪悟,圓滿也不想要了”的那類不合格弟子。師父是特地利用政府的迫害,把形勢反過來,把所有練功人的心都暴露出來,誰真修誰假修一目了然!每個弟子思想中想什么師父都知道,都有他的“法身”在看著呢!他得想辦法彌補這個錯誤,加緊表現才行,絕不能再錯過任何一次上層次的機會了!

  自此以后,楊西從輔導站骨干那里學會了上“法輪功”網站,上面會即時更新李洪志的講法,還有同修的練功心得,以及應該用什么方式去講清“真相”。如在居民小區安裝定時喇叭、有線電視等,網上都有技術指導。他知道很多同修因觸犯法律被抓,被判刑坐牢,站長李貴民也因此被開除公職了。但是李洪志對此是大大肯定的,說這些弟子都是偉大的。還在《去掉最后的執著》《走向圓滿》《我的一點聲明》等“經文”中警告“中國流氓政府”,弟子們為維護大法會不惜代價,鼓勵弟子“放得下生死就是神,放不下生死就是人”,“可以用不同形式鏟除不同層次的邪惡”,“不管是否被迫害致死的弟子最后都會圓滿”。

  楊西深受鼓舞,決心要緊跟“正法”的形勢,響應師父“充分運用手中資源”的號召,在單位也復印“法輪功”宣傳資料,盡最大努力為“大法”奉獻。至于領導同事的搖頭側目、升任副廠長的討論被擱置、廠長和董事長的嘆息等,他已經沒有心力顧及了。他們一家已經完全被李洪志的歪理邪說俘虜,人間的法律算什么,不過是“把人當動物一樣限制起來”而已,“宇宙大法”才是最重要的。

  執迷不悟

  2001年3月,楊西夫婦因制作、傳播邪教宣傳品、破壞公共秩序被依法逮捕,考慮到其女兒年幼,依法豁免了對其妻子的處罰。

  法律的警鐘能讓楊西一家人清醒過來嗎?

  沒有!劉紅燕甚至認為是師父保佑才讓她逃脫了法律的制裁,從而變本加厲地外出弘法講“真相”;而蘇月明也無心照顧年幼的孫女,仍然抓住一切機會講“真相”!街坊鄰居不堪其擾,投訴到灣仔社區的綜治維穩中心那里,要求工作人員管管她。街道辦也無可奈何,只能找來楊西的大哥規勸母親,楊西的大哥卻被罵出了門。

  這天,楊西的哥嫂去看望楊西,希望能勸醒這個弟弟。

  久未謀面,一見到消瘦不少的楊西,大哥眼眶就紅了。

  “楊西,你怎么走路好像有點不順暢?”

  “沒事,可能伙食不好,走路腿腳有點發軟而已!

  “楊西,不要再信“法輪功”了,你看你人不人鬼不鬼的!家不像家,媽媽年紀也大了,你女兒楊紫現在放在我這里養,你要想想這個家!”

  “楊紫每天都要問為什么爸爸媽媽不接她回家,是不是不要她了,幾乎每天半夜都會哭醒!”旁邊的大嫂講著講著就哭了起來。

  楊西心里一陣緊縮,想起幾歲女兒可憐的樣子,心中一陣酸楚。但他很快調整過來,默默想:“這是情關,我一定要堅修大法心不動!”

  見他一臉固執的樣子,大哥氣不打一處來,罵道:“你清醒一下吧!看看你,為了練這個什么“法輪功”,前途盡毀,工作丟了,股票分紅也沒了,對你有什么好處!”

  “大哥,這個你就不要管了,我們這是過關、考驗,師父會看到我們的付出的,等我圓滿了,會福報你全家的!”

  “你這是鬼迷心竅!這個李洪志真是害人精!”

  “大哥!你不能對師父不敬,會有報應的!”

  “光榮之家”

  通過“考驗”的楊西夫妻,原本以為一切都會像師父所說那樣好起來,卻沒想到“考驗”接踵而來,而且一個比一個難以應付。

  楊西發現自己的腳越來越沒有力氣,有時候練功練著練著就“咚”的一聲摔倒,或走著走著就坐了下去。一開始他還以為是“業力”返出來,更加緊學法練功,可后來情況越來越嚴重,有段時間基本上只能躺在床上,成半癱瘓狀態!最后拗不過大哥的勸導,找了個熟人醫生一看,發現得的是“重癥肌無力”?匆娽t生皺眉嘆息,楊西腦袋一片空白,練功怎么會得病呢?

  妻子和母親急了,幾次組織功友到家里一起學法、練功,集體讀《轉法輪》,發“正念”除“魔”,也沒見有什么起色。最后,他們悟到可能是因為忽略了走出去講“真相”,沒有為“大法”付出的緣故。特別是師父現在揭露出舊勢力的“真相”,必須把不明真相的人喚醒,讓他們“退黨、退團、退隊”,才能不至于在世界末日中被淘汰。于是,劉紅燕和蘇月明開始頻繁印制資料,到珠海各地散發“法輪功”宣傳品。

  對李洪志死心塌地的楊西一家卻沒有得到師父的任何眷顧,除了重癥肌無力,楊西還患有風濕、痛風,根本無法工作。為了“弘法”,他家財散盡,房子賣掉了一套,只能守著一個兩三平方米的小鋪子賣茶葉,每月掙個幾百元幫補家用;劉紅燕則患有皮膚病,到處做鐘點工維持家庭生計;蘇月明患有嚴重的高血壓,腿腳也不是很好。更令人痛心的是年幼的楊紫,被軟硬兼施的父母誘導練上“法輪功”后,不時在課室里打坐,開口閉口都是“神話”,個性孤僻,心理問題嚴重。

  周圍的街坊鄰居看到楊西一家落到這般模樣,無不搖頭嘆息。

  “他們就像吸毒的,只不過是精神上癮!痹跅钗鞑枞~店旁邊開店的大叔說,“有時還說什么最后會真相大白,他們會圓滿到新世界去,不信的人會遭報應,形神全滅。真像賭紅了眼的賭徒,不甘心之前下的本錢,總想著最后翻盤!唉,可惜可惜!”

  “劉紅燕每次來街道辦,都是先喊“法輪功”口號,接著無緣無故就會笑起來,一會哭,一會罵,罵著罵著又會突然笑起來,感覺她怪怪的,既可笑又可憐!本C治隊長阿偉說。

  遺禍后代

  “又是黑暗的一天,同學們都在取笑我一家都是邪教分子,都不愿意跟我一起,好像我身上帶有神秘的細菌病毒一樣,碰一下都要躲得遠遠的!睏钭媳粶I水染得斑斑駁駁的日記本上寫著,“我跟媽媽說了,可是她罵我沒出息,‘大法弟子’是‘超常人’,書隨便讀讀就可以了,最重要的是學好‘大法’,將來才能上天,叫我不要跟‘常人’在一起,可是我多希望能跟他們一起玩耍啊!”

  “她說看著血從手臂里冒出來,一點也不覺得痛,心里反而痛快極了!”楊紫的伯娘邊抹眼淚邊心疼地說,“他們夫妻為了練功‘弘法’很少關心女兒,楊紫從小就郁郁寡歡的,經常放學回來就躲在房間里,后來我們才發現她拿小刀劃自己的手臂,說是只有這樣做,內心才平靜!最氣恨的是她父母還認為是有魔在干擾女兒,叫她練功驅魔!這孩子真是被他們毀了,腦袋里全是邪教的東西,她還這么小,怎么辦?”

  “她從小就怕黑,其實她是怕爸爸媽媽總會突然不見,特別黏我們!睏钭系奶媒阏f,“有時候楊紫也會跟我們講“法輪功”的東西,我媽怕我們姐弟受影響,有次說了她幾句,她就離家出走了。那時應該是2011年2012年的樣子,一個小姑娘家,出去會不會被壞人欺負啊,我們都快急瘋了!到處找!我爸的頭發都急白了!還好她后來自己回來了,看她呆呆愣愣的樣子,滿身臟污,我們都不敢問!”

  悶頭抽煙的楊紫大伯狠狠地把煙頭一摔:“李洪志如果在我面前,我恨不得殺了他!他是惡魔,把我弟弟一家都毀了!”

 。ㄎ恼鹿澾x自《36名邪教親歷者實錄》)

(責任編輯:徐虎)

反邪教網群

合作媒體

關于我們編輯信箱
凱風網版權所有 京ICP備19001086號-1 
京公網安備11010802028087號
天津快乐10分规律 福彩3d过滤器手机版 政府基金配资 福建快三遗漏预测 如何判断股票涨停 青海11选5推荐 棋牌类游戏赚钱 海南4十1彩票复式票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结杲 快三游戏恐龙快打安卓 腾讯三分彩计划官网